背景:
閱讀新聞

最高院:銷售商侵權可主張制造商先用權 上海知名律師事務所

[日期:2016-09-30] 來源:  作者:佚名4321 [字體: ]

案號:

  再審:(2015)民申字第1255

  二審:(2014)高民()終字3487

  一審:(2013)二中民初字第14638

  再審合議庭:

  周翔 錢小紅 羅霞

  裁判要旨:

  判斷先用權抗辯是否成立應當考察以下四個條件:

  先用權人是否在專利申請日前已經制造出相關產品;

  相關產品是否屬于相同產品;

  先用技術是否系先用權人自行研發或以其他合法手段獲得;

  先用權人是否在原有范圍內繼續制造。

  廣東省公安廳消防局作為國家機關出具的公文,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作為我國檢測防火卷簾門的權威機構出具的檢測報告,均具有較大的可信性。深圳藍盾公司在涉案專利申請日之前已經制造出了相關的防火卷簾產品。在涉案專利申請日前深圳藍盾公司自行完成研發被訴侵權產品使用的技術,并無不當。深圳藍盾公司制造涉案被訴侵權產品是在原有范圍內繼續制造,被訴的侵權產品銷售商可以主張制造商享有先用權。

  本案中,制造商享有先用權,但制造商并非本案被告,提出抗辯的是制造商的交易對象、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商,在銷售商提出合法來源,并就其提交的證據審查后能夠認定制造商先用權成立的情況下,如果簡單地要求追加制造商為當事人或者駁回銷售商的抗辯,一方面會增加當事人訴累,另一方面也與享有先用權的制造商生產的產品可以合法流通相違背。

  附再審裁定書: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

  (2015)民申字第1255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北京英特萊技術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甘家口街道建設部大院南配樓428室。

  法定代表人:劉學鋒,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李向東,北京恒都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金瑋,北京恒都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深圳市藍盾實業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區臺湖鎮次一村東。

  負責人:呂滋立,經理。

  委托代理人:劉立國,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北京藍盾創展門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區臺湖鎮次一村村委會東1000

  負責人:呂滋立,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滕勇,該公司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劉立國,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北京英特萊技術公司(以下簡稱英特萊公司)因與被申請人深圳市藍盾實業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簡稱藍盾北京分公司)、北京藍盾創展門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盾創展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4)高民(知)終字348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成立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英特萊公司申請再審稱:

  (一)根據二審查明的事實以及二被申請人的自認,涉案產品的簾面均來自案外人青島美康特種防護制品有限公司及北京賓辰工貿有限公司等,不是深圳市藍盾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藍盾公司)“制造”的,深圳藍盾公司不應享有先用權,二審判決關于深圳藍盾公司在涉案專利申請日前已經制造相同產品的認定,存在事實錯誤。

  (二)二審判決認定深圳藍盾公司“在專利申請日前已經制造相同產品、使用相同方法或者已經作好制造、使用的必要準備”的證據不足。首先,廣東省公安廳消防局出具的關于深圳藍盾公司申請事項的回函及關于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調查函的書面答復屬于證人證言類的證明,當時的工作人員沒有出庭作證,廣東省公安廳消防局也沒有提供工作記錄、文檔材料等進一步佐證證言內容,因此,僅依據回函與書面答復內容得出兩次封樣是針對同一樣品的結論,缺乏依據。其次,即使假定兩次封存樣品為同一樣品,也沒有證據證明深圳藍盾公司在先制造的是涉案專利產品。

  (三)被訴侵權產品不具有合法來源,二審判決認定深圳藍盾公司享有先用權,無法律依據。

  綜上,請求本院撤銷二審判決,改判支持英特萊公司全部訴訟請求,判令藍盾北京分公司、藍盾創展公司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

  藍盾北京分公司、藍盾創展公司提交意見認為:

  (一)防火卷簾中使用的各層織布來自案外人青島美康特種防護制品有限公司及北京賓辰工貿有限公司等,深圳藍盾公司向其購買原材料織布后,將各層織布按對應層級擺放、埋入鋼絲繩和縫制等。“簾面制造”系深圳藍盾公司自行完成。

  (二)英特萊公司認為廣東省公安消防局出具的書面說明是證人證言,屬于對證據形式的錯誤理解,其理由不能成立。

  (三)英特萊公司認為“沒有證據證明深圳藍盾公司在先制造的是涉案專利產品”的主張與實際情況不符。被申請人在一審、二審當庭出示了檢驗報告原件第7頁,明確記載國家固定滅火系統和耐火構件質量監督檢測中心(以下簡稱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檢驗員趙華利的親筆簽字(見NO.2001-0439檢驗報告)。英特萊公司認為“檢測樣品中不含有鋼絲繩”與證據證明的事實相矛盾。按照實際生產規律,檢驗報告的圖紙并不能詳盡表示產品的每個結構細節,因為鋼絲繩不單獨形成一層,其在簾布的具體位置需要具體計算才能確定。在文字已經說明的情況下,產品結構圖可以不具體表現出鋼絲繩。企業標準和檢測人員的調查筆錄都能證明檢驗樣品具有鋼絲繩結構。

  (四)英特萊公司認為被訴侵權產品不具有合法來源的主張缺乏依據。請求本院依法駁回英特萊公司的再審申請。

  英特萊公司在本院再審審查中向本院提交北京務實知識產權發展中心出具的務實(2015)第010號關于“防火隔熱卷簾用耐火纖維復合卷簾及其應用”發明專利侵權糾紛專家研討會法律意見書,該法律意見書中對深圳藍盾公司是否享有先用權,藍盾北京分公司與藍盾創展公司是否具有主張先用權的主體資格等與本案相關法律問題進行了研討,擬證明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的主任趙華利不是檢驗報告的鑒定人,其出具的證言不具有證明力,二審判決對深圳藍盾公司享有先用權的認定缺乏充分依據,藍盾北京分公司與藍盾創展公司不具有主張先用權抗辯的主體資格。英特萊公司另向本院提交了包括涉案專利所涉及的7份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擬證明涉案專利權的穩定性。

  藍盾創展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七份證據:

  青島美康防火材料有限公司出具的證明,青島美康防火材料有限公司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青島美康防火材料有限公司的試驗報告,深圳藍盾公司的檢驗報告,深圳鵬基龍安防股份有限公司的檢驗報告,北京賓辰工貿有限公司的試驗報告,二審庭審筆錄。前三份證據用于證明藍盾北京分公司、藍盾創展公司的防火卷簾部分檢測報告中所使用簾面材料由青島美康防火材料有限公司提供,青島美康防火材料有限公司不生產防火卷簾成品簾布。第四份證據用于證明申請人主張的“檢驗樣品中不含有鋼絲繩”事實錯誤。第五份證據用于證明防火卷簾技術在廣東的發展情況。第六份證據用于證明北京賓辰工貿有限公司后來做檢驗報告時所附的材料試驗報告。第七份證據用于證明簾面與簾面材料的區別。

  英特萊公司對藍盾創展公司提交的上述證據未提交質證意見。

  針對英特萊公司提交的務實(2015)第010號法律意見書,藍盾北京分公司、藍盾創展公司向本院提交了意見書和2001-0439號檢驗報告的副本,并指出檢測報告第7頁明確記載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檢驗員趙華利親筆簽字,其證言具有充分的證明力。藍盾北京分公司、藍盾創展公司認為該法律意見書中對本案事實的認定不客觀、不全面,針對深圳藍盾公司享有先用權的質疑理由沒有事實依據,其觀點和結論存在邏輯錯誤,不應被采納。

  本院認為: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

  (一)涉案被訴侵權防火卷簾簾面是否系案外人深圳藍盾公司制造。

  (二)藍盾北京分公司、藍盾創展公司提出的先用權抗辯是否成立。

  (一)關于涉案被訴侵權防火卷簾簾面是否系案外人深圳藍盾公司制造的問題。

  英特萊公司主張被訴侵權產品的簾面均來自青島美康特種防護制品有限公司及北京賓辰工貿有限公司等案外人,不是深圳藍盾公司“制造”的,深圳藍盾公司不應當享有先用權。根據審查查明的事實,專利權人英特萊公司在一審庭審主張以涉案專利“防火隔熱卷簾用耐火纖維復合卷簾及其應用”權利要求1作為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該權利要求1記載的內容為,“一種防火隔熱卷簾耐火纖維復合簾面,其中所說的簾面由多層耐火纖維制品復合縫制而成,其特征在于所說的簾面包括中間植有增強用耐高溫的不銹鋼絲或不銹鋼絲繩的耐火纖維毯夾芯,由耐火纖維紗線織成的用于兩面固定該夾芯的耐火纖維布以及位于其中的金屬鋁箔層。”涉案專利請求保護的是具有權利要求1限定的層數以及排列方式的防火隔熱卷簾耐火纖維復合簾面。

  本案中,被訴侵權的防火隔熱卷簾的簾面是由多層耐火纖維制品復合縫制而成,雖然銘牌上標注的制造者是藍盾北京分公司和藍盾創展公司,但藍盾北京分公司與藍盾創展公司在訴訟中提交的被訴侵權產品相關合同、運輸單據、出庫單、入庫單等證據,可以證明深圳藍盾公司向案外人等購買簾面原材料后,將各層耐火纖維布、耐火纖維毯夾芯按對應層級擺放、埋入鋼絲繩進行縫制形成防火卷簾的簾面。

  盡管英特萊公司主張藍盾北京分公司、藍盾創展公司與案外人深圳藍盾公司為關聯企業,但其未提出充分證據證明涉案被訴侵權產品中的簾面系藍盾北京分公司與藍盾創展公司自行制造。二審認定被訴侵權產品系深圳藍盾公司制造的事實,并無不當。

  (二)關于藍盾北京分公司與藍盾創展公司提出的先用權抗辯是否成立。

  本案中,藍盾北京分公司與藍盾創展公司認可被訴侵權防火卷簾產品已經落入英特萊公司涉案專利權保護范圍,但主張深圳藍盾公司在涉案專利申請日前已經制造了相同產品,并僅在原有范圍內繼續制造,據此提出深圳藍盾公司享有先用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六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規定,判斷先用權抗辯是否成立應當考察以下四個條件:

  先用權人是否在專利申請日前已經制造出相關產品、

  相關產品是否屬于相同產品、

  先用技術是否系先用權人自行研發或以其他合法手段獲得、

  先用權人是否在原有范圍內繼續制造。

  1.廣東省公安廳消防局出具的關于深圳藍盾公司申請事項的回函及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調查函的書面答復能否被采信。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依職權制作的公文書證的證明力一般大于其他書證。廣東省公安廳消防局作為國家機關出具的公文,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作為我國檢測防火卷簾門的權威機構出具的檢測報告,均具有較大的可信性。英特萊公司雖然不認可廣東省公安廳消防局2014110日出具的“關于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調查函的答復”及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出具的檢測報告,但其并未提供有效反證,對于英特萊公司的相關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2.關于深圳藍盾公司在涉案專利申請日之前是否已經制造出相關產品的問題。

  廣東省公安廳消防局于2014110日出具“關于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調查函的答復”,對一審法院提出的兩次封樣過程是否針對同一樣品的調查問題進行了意見回復,確認廣東省公安廳消防局于19991230日和2001219日兩次出具的《消防產品檢測委托書》中記載的“無機復合布質防火卷簾”產品樣品之間具有同一性。涉案專利申請日為2000428日,被訴侵權的防火卷簾產品的生產時間早于涉案專利申請日,故可以認定深圳藍盾公司在涉案專利申請日之前已經制造出了相關的防火卷簾產品。

  3.關于相關產品是否屬于相同產品的問題。

  根據深圳藍盾公司提交給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的涉案企業標準和涉案檢驗報告的附圖等證據看,深圳藍盾公司制造并送檢的防火卷簾產品的簾面由耐火防火布、硅酸鋁棉、耐火纖維氈、鋁箔涂層和耐火防火布縫制而成,除不能清楚體現不銹鋼絲繩所處的具體位置外,上述產品具備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全部必要技術特征。英特萊公司主張深圳藍盾公司制造并送檢的防火卷簾產品的簾面中缺少鋼絲繩這一必要技術特征,不屬于相同產品,但深圳藍盾公司提交給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的企業標準(Q/LD003-2001)第5.3.2條載明“簾面中間應根據計算設計一定數量符合GB8918規定的鋼絲繩,以承受卷簾縱向的拉力”。

  本案中,檢驗報告(NO.2001-0439)系依據上述企業標準進行檢驗后所作,在檢驗報告第1頁中明確記載檢測項目包括第5.3條,檢驗報告第2頁第5欄中明確記載對檢驗報告的第5.3.2條項目進行檢驗,其檢驗結果為“符合標準要求”,而且,從檢驗報告第6頁所顯示的試驗結束后卷簾回卷情況來看,在經過燃燒性能檢驗后簾布還可以完全卷起,表明簾面中應當有鋼絲繩,否則燃燒后的簾布不可能卷起。

  同時,從一審法院的調查筆錄看,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測中心檢測部工作人員證實,深圳藍盾公司制造并送檢的防火卷簾產品中應當有鋼絲繩。此外,從涉案專利文件中可以看出,在簾面中加入不銹鋼絲繩是為了起到產品的增強作用,而不銹鋼絲繩的所處位置既不會妨礙技術功能的實現,也不會對技術效果帶來影響,放置鋼絲繩的不同位置,屬于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實現基本相同的功能,達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本領域的普通技術人員無需經過創造性勞動就能夠聯想到的與涉案專利所記載的技術特征等同的特征。《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六十九條規定的相同產品是指具有與涉案專利相同或等同的技術特征的產品。

  因此,一、二審法院認定深圳藍盾公司提交給國家固定滅火系統檢驗中心檢驗的防火卷簾產品簾面與涉案專利屬于相同產品具有事實依據。

  4.關于是否做好了必要準備的問題。

  關于是否做好必要的制備。藍盾北京分公司和藍盾創展公司提交了深圳藍盾公司研發與涉案專利相同的防火卷簾產品的設計可行性報告、計劃書、任務書、研制報告書、設計總結、相關研發會議紀要和技術人員的證人證言以及案外人提供研發產品原材料的證明。

  國家建設部1999年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高層民用建筑設計防火規范GB50045-951999年局部修訂條文》對防火卷簾應采用背火面溫升作為耐火極限判定條件的規定,是各防火卷簾生產企業據此進行研發的背景。藍盾北京分公司和藍盾創展公司提供了深圳藍盾公司研發與涉案專利相同的防火卷簾產品的設計可行性報告、計劃書、任務書、研制報告書、設計總結、相關研發會議紀要和技術人員的證人證言以及案外人提供研發產品原材料的證明,可以證明被訴侵權產品系深圳藍盾公司自行研發。

  英特萊公司不認可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但在已確認國家建設部相關規范的修訂導致全行業開展新產品研發和深圳藍盾公司于涉案專利申請日前已生產出相關產品這兩項事實的前提下,藍盾北京分公司和藍盾創展公司關于深圳藍盾公司自行研發的上述證據內容之間彼此印證,形成了較為完整的證據鏈,可以認定深圳藍盾公司在涉案專利申請日前為實施涉案專利做好了制造的必要準備。一、二審法院認定在涉案專利申請日前深圳藍盾公司自行完成研發被訴侵權產品使用的技術,并無不當。

  5.關于是否在原有范圍內繼續制造的問題。

  根據審查查明的事實,深永信評報字(2014)第129號《關于深圳市藍盾實業有限公司委托的機器設備資產評估報告書》中的資產清查評估明細表與《設備等固定資產明細表》、《工具盤點表》中采購的設備相互印證,作為深圳藍盾公司改制前的深圳市寶安區藍盾消防器材廠,在1998年購置了縫紉機、切割機等設備。深圳市寶安區藍盾消防器材廠的《設備等固定資產明細表》、《工具盤點表》、深永信評報字(2014)第129號《關于深圳市藍盾實業有限公司委托的機器設備資產評估報告書》,以及深圳市寶安區藍盾消防器材廠1999年度簽訂的47份合同總金額為2078萬元的防火門制造、安裝合同,以及15份卷簾項目合同、19999月相關工資表及員工工資單,亦可證明深圳藍盾公司在涉案專利申請日前生產鋼質防火卷簾門時已經具備一定的生產規模和生產能力。

  深圳藍盾公司在1999年前制造防火卷簾和鋼質、木質門窗產品的產值較高,用工人員較多,產品銷售區域較廣。在1999年國家建設部出臺新的防火規范促使各企業研發新產品的大背景下,新型的布質防火卷簾將替代傳統的鋼質防火卷簾成為防火卷簾產品的主要樣態,在相關產品通過檢驗后,深圳藍盾公司利用已有的縫紉機、切割機等設備和人力投入制造涉案布質防火卷簾,符合市場生產規律。

  一、二審法院認定深圳藍盾公司制造涉案被訴侵權產品是在原有范圍內繼續制造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6.主張先用權的主體資格問題。

  本案中,制造商享有先用權,但制造商并非本案被告,提出抗辯的是制造商的交易對象、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商,在銷售商提出合法來源,并就其提交的證據審查后能夠認定制造商先用權成立的情況下,如果簡單地要求追加制造商為當事人或者駁回銷售商的抗辯,一方面會增加當事人訴累,另一方面也與享有先用權的制造商生產的產品可以合法流通相違背。本案中,被訴的侵權產品銷售商可以主張制造商享有先用權。

  基于上述事實和理由,二審法院認定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系深圳藍盾公司在其先用權范圍內制造并銷售的產品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英特萊公司有關藍盾北京分公司與藍盾創展公司主張的先用權抗辯不能成立的再審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英特菜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規定的再審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北京英特萊技術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周翔

    審判員 錢小紅

  代理審判員 羅霞

  二〇一五年十月九日

  書記員  張博

 

如您有相關法律問題需要咨詢,歡迎登錄官網-首頁-上海海耀律師事務所,也可以撥打海耀法律咨詢熱線或者直接上門面談。 

海耀律所電話: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3457A-D

 

 責任編輯:上海海耀律師事務所 萬正義小陳、莊約萍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0)













体彩江苏7位数什么时候开奖时间 雪缘园篮球比分 浙江快乐彩 澳洲幸运5直播 日本av片免费在线观看 湖北11选5开奖走 广州宾馆小姐 黑龙江22选5 內蒙六六麻将免费下载 股票配资论坛 2013拉萨站街女 五分彩 皇冠网足球即时比分05 浙江20选5 武汉赖子麻将怎么玩 伊东美姬番号 安徽十一选五牛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