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閱讀新聞

不履行“不作為合同義務”帶來的法律后果 ——評蔣勝男與花兒影視公司委托創作合同糾紛案 長寧|普陀|徐匯|靜安附近合同糾紛律師咨詢

[日期:2016-10-15] 來源:  作者:佚名4321 [字體: ]

  【案號】

  (2015)朝民(知)初字第51466

  (2016)京73民終18

  【裁判要旨】

  對當事人意思表示的解釋不僅要依據書面約定,還可根據合同履行的情況進行判斷。即使雙方沒有就合同達成合意解除的書面協議,但是通過各自的履行行為表明雙方針對合同的解除達成了一致,可以認定合同解除。法律并未明確規定繼續履行是否包括不作為義務以及適用的條件。筆者認為,繼續履行請求權應當包括繼續作為和繼續不作為。請求繼續履行不作為合同義務適用的條件包括:首先,合同約定有不作為義務;其次,不作為義務具有一定的持續性;第三,繼續保持不作為符合合同的履行利益;第四,債權人在合理的期限內要求。

  【基本案情】

  2012828日,東陽市樂視花兒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下稱花兒影視公司)作為甲方與蔣勝男簽訂《創作合同》(一),約定花兒影視公司聘任蔣勝男擔任電視劇《羋月傳》編劇的相關事宜。合同約定,蔣勝男保證不再使用該作品主要題材、故事情節、人物或與該作品相近似或類似的內容元素為第三人創作,雙方按照約定履行合同。

  2013715日,星格拉公司作為甲方與蔣勝男簽訂《創作合同》(二),主要內容與《創作合同》(一)一致。此外,雙方還簽署了《補充協議》及蔣勝男單方簽署的《授權書》。《補充協議》約定,蔣勝男承諾在電視劇《羋月傳》播出的同期,將原著創意進行出版并發行,在此之前不會出版此原著相關內容以及在網絡發布;蔣勝男同意星格拉公司有權將《創作合同》(二)和《補充協議》、《授權書》中的權利義務一并轉讓給第三方;蔣勝男許可星格拉公司將原著創意及電視劇《羋月傳》改編為游戲、漫畫、動畫片。改編的許可使用費已經交付。

  20138月,星格拉公司與花兒影視公司簽署轉讓協議,將《創作合同》(二)和《授權書》、《補充協議》中的權利義務轉讓給花兒影視公司。花兒影視公司支付了全部轉讓價款。電視劇《羋月傳》的委托創作已全部完成。

  花兒影視公司認為蔣勝男在電視劇《羋月傳》尚未開播的情況下,出版、發行小說《羋月傳》,違反了合同約定,嚴重影響了電視劇《羋月傳》的發行、宣傳計劃,請求法院判令蔣勝男立即停止小說《羋月傳》的出版、發行,并賠禮道歉。

  蔣勝男認為其自始至終一直履行的是《創作合同》(一),該合同并未對小說版《羋月傳》出版、發行時間作出限制,故請求法院駁回花兒影視公司的訴訟請求。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創作合同》(一)和《創作合同》(二)均系合法成立并生效的合同。從合同履行可以認定蔣勝男通過與星格拉公司的履約行為終止了《創作合同》(一)。星格拉公司與花兒影視公司的轉讓行為合法有效。蔣勝男違反合同約定,提前出版、發行小說版《羋月傳》,構成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時,電視劇《羋月傳》并未播出,故判決蔣勝男立即停止小說《羋月傳》的出版、發行;駁回花兒影視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蔣勝男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在蔣勝男上訴期間,電視劇《羋月傳》進行了公映。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花兒影視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法官點評】

  本案主要涉及3個爭議焦點,即如何認定合同是否解除;違反合同中不作為義務的法律后果;一審依據事實發生重大變化時的裁判方式。

  一、如何認定合同是否解除

  蔣勝男分別與花兒影視公司、星格拉公司先后簽訂了兩份內容基本一致的委托創作合同。兩份合同均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均合法成立并生效。

  兩份合同均未通過書面方式解除,從表面上看,似乎是始終共存的關系,但我國合同法第九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合意解除并不以書面形式為要件。本案中,兩份合同均約定蔣勝男保證不再使用該作品主要題材、故事情節等內容元素為第三人創作。花兒影視公司與星格拉公司均可依據該條款追究蔣勝男的違約責任。《創作合同》(二)簽訂時,花兒影視公司與蔣勝男的《創作合同》(一)已經正常履行了近一年時間,相應部分的劇本和創作費均已正常交付。但是,花兒影視公司在享有在先合同權益的情況下,不僅未依據《創作合同》(一)追究蔣勝男的違約責任,反而通過與星格拉公司簽署了《轉讓協議》及《轉讓補充協議》,據此獲得了與《創作合同》(一)主要條款基本一致的權利義務。蔣勝男與花兒影視公司之間雖然沒有一個達成合意解除合同的書面協議,但蔣勝男與花兒影視公司各自履行相關合同,法院認定雙方針對《創作合同》(一)的解除達成了一致。因此,雙方后續履行所依據的合同為《創作合同》(二)系列合同。因此,法院對當事人意思表示的解釋,不僅可以依據書面的約定內容,還可根據合同的履行情況進行判斷。

  二、違反“不作為合同義務”的法律后果

  蔣勝男在電視劇《羋月傳》播出前出版、發行小說《羋月傳》的行為違反了《補充協議》中的約定,但承擔何種違約責任,則屬于合同約定中的空白。

  本案中,花兒影視公司的訴求能否得到法院支持,取決于其要求蔣勝男停止出版、發行行為是否落入違約責任承擔方式。通常情況下,作品是否發表以及何時發表由蔣勝男自由行使。但是,蔣勝男作為合同一方的《補充協議》明確對小說《羋月傳》的出版、發行時間作出了限定,蔣勝男理應遵守約定直到條件成就。

  繼續履行作為違約責任承擔的方式之一,賦予了違約的相對方除我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規定的情形之外情形的強制繼續履行請求權,體現了合同法的“依合同履行義務”的原則。無論是金錢債務還是非金錢債務,強制繼續履行請求權一般在債務人不履行合同所約定的作為義務時提出,而本案的情形是蔣勝男負有在一定期間內的不作為義務。繼續履行是否包括不作為義務,強制繼續履行能否沿及至不作為義務,直接關系著一審判決蔣勝男立即停止小說《羋月傳》出版、發行行為是否具有正當性的依據。

  既然合同義務包括作為和不作為,那么,強制繼續履行請求權的實現,理論上也應當包括繼續作為和繼續不作為。但是,法律針對強制繼續履行的情形作了例外性的規定,即我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所規定的3種情形:法律上或者事實上不能履行;債務的標的不適于強制履行或者履行費用過高;債權人在合理期限內未要求履行。上述規定雖然未明確指明針對的是作為義務還是不作為義務,但是其內容多是指作為義務。由于強制繼續履行并非債權的內容,所以,并非所有的作為義務都適用繼續履行的責任方式。同樣,繼續履行作為違反不作為義務的違約責任方式,也應當具有一定的條件。首先,當事人合同明確約定了不作為的義務;其次,不作為義務具有一定的持續性;第三,要求繼續履行不作為義務符合合同的履行利益;最后,權利人在合理期限內提出請求。本案中,雙方約定對小說版《羋月傳》出版、發行時間作出限制,即蔣勝男在一定期限內負有不作為的義務,目的在于避免因受眾閱讀小說后導致電視劇觀眾的流失。蔣勝男違反約定,提前出版、發行小說版《羋月傳》的情況下,花兒影視公司要求其停止出版、發行并繼續履行合同,符合雙方約定的合同利益。本案在一審審理終結前,電視劇版《羋月傳》尚未播出,故《補充協議》中對小說版《羋月傳》出版發行的時間限制處于持續履行中。花兒影視公司要求蔣勝男繼續按照約定履行合同義務,正是指向停止出版、發行小說版《羋月傳》直至電視劇播出。因此,一審法院判令蔣勝男立即停止小說版《羋月傳》的出版、發行具有法律上的正當性。

  三、一審依據事實發生重大變化時的裁判方式

  截至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時,電視劇《羋月傳》尚未播出,蔣勝男的不作為義務仍處于持續狀態中。因此,一審判決判令蔣勝男停止出版、發行行為在判決作出時具有法律上的正當性。

  但是,電視劇《羋月傳》在蔣勝男上訴期間進行了公映,即小說版《羋月傳》的出版、發行時間的限制已經消除。一審判決所依據的事實發生重大變化,判決中關于停止出版、發行小說的判項雖然針對的是蔣勝男過往的違約行為,但必然會損害到合同條件成就后蔣勝男的合法權益,因此該判項已不具有必要性,更不具有可執行性。而判決的必要性和可執行性直接關系到判決的權威性。因此,本案二審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花兒影視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同時,二審法院考慮到本案糾紛系因蔣勝男的違約行為引發,故判決本案訴訟費由蔣勝男負擔。

 

小編提示:如您有法律問題需要咨詢,歡迎登錄官網-首頁-上海海耀律師事務所,也可以撥打海耀法律咨詢熱線或者直接上門面談。

海耀律所電話: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345號7A-D座

責任編輯:上海海耀律師事務所萬正義、小陳、余玲玲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0)













体彩江苏7位数什么时候开奖时间 甘肃十一选五 2019年9月1日美国股票指数 福建22选5 新浪股票指数 禾百在线 汇添富移动互联股票基金 河南22选5 吉林快三 美牛配资 陕西十一选五 配资炒股平台选中承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 多乐彩 股票配资平台 上海股票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